意識形態的崇高客體譯者前言

因為夏宇,開始看齊澤克Žižek(Zizek)

在一個春日遲遲、陽光明媚的日子裏,我握著這本《意識形態的崇高客體》,懶洋洋坐在校園的石凳上,懶洋洋地翻閱著。旁邊不時走過同樣懶洋洋的同事和同學,一片太平盛世的景象,令人倍感生活的溫馨與燦爛。可讀著讀著,我的後背感到了一陣寒意,頭皮也麻了起來。我仿佛聽到了命運之神的腳步聲: 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