顧爾德逝世25週年紀念文

文:羅源彰

集天才與怪癖於一身

繼續閱讀

廣告

作為現代藝術創作者的顧爾德(Glenn Gould):從諾曼(Bruce Nauman)閱讀現代技術的切口與翻摺

顧爾德(Glenn Gould)作為一位現代鋼琴演奏者,他的演奏與詮釋引起了許多爭論。從他對錄音技術作為現代技術的偏執與運用,以及相關的論述與錄音作品,卻得以理解他更作為一位現代藝術創作者。顧爾德在錄音作品中所表達出的空間性,在現代藝術創作者諾曼(Bruce Nauman)的許多裝置作品中得到了反響;他們的作品皆是起於對現代技術的提問與涉入。顧爾德在錄音的盤帶上劃下了切口,藉著聲音的編舞(acoustic choreography)將不同時間、空間的演奏錄音剪輯在一起,翻折出音樂的空間;諾曼則是以錄像技術與裝置,劃下了空間與時間的切口,翻折出觀者參與其中的過程與身體感受。顧爾德在1967與1969年所分別創作的廣播創作《北方概念》(The Idea of North)與《遲到者》(The Latecomers)則藉著錄音技術使聲音在不同空間裡的轉換,推展現代技術的可能性,開展出涉入聽者的身體存在所延伸出的無限空間。

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