藝術史學:建構作品的視覺史論

「歷史本身是死的遺跡,只有把它放在一個能被現時(Jetztzeit)所拯救的地位上,才能贖回它的意義,這樣,歷史的星座實際上就是歷史事實的元素已被結構化的理念的星座,它抹去了具體的時間,成為處於共時的語境中的可理解的形式。」

─班雅明,《德國悲劇的起源》,1925

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