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流與人間

黃錦樹
繼續閱讀
廣告

虛耗時光的美學 評《清晨校車》

生於一九七六年的龔萬輝,是留台馬華寫作人的後勁。遵循的是這一小系譜的「傳統管道」:文學獎,由小(同學會)至大(大報),從台灣(聯合報文學獎)到馬來西亞(花蹤文學獎),頗有收穫,可說是頗受台馬華文文壇肯定。且在卅歲前後出版了小說集散文集各一本,確是耀眼的後浪。雖然美術系出身,但仍是文學的旁系;況且留學於文學資源最豐富、作家學者最集中的台北,當了四五年的台北人,文學養成和留台的前行代並沒有多大差別。差別也許在效果上,他的師承格外明顯。

繼續閱讀

回頭凝望

當我回頭凝視和父母共同走過的歲月之路,我看見那條路不僅我們同行,在周圍也有許多來自縱貫線的出外人,他們和父母一樣,都是懷抱青春夢來台北,然後在先天不足的競逐條件下,淪為社會墊底布幕。──楊索《我的賭徒阿爸‧後記》

繼續閱讀

黃錦樹看小團圓

張愛玲的遺作《小團圓》之出版,是否又一樁「被背叛的遺囑」,勢必會引發贊成反對的長久爭議。即使在張愛玲生前,違反她的願重刊她不滿意的少作的事情,就一再的發生。在她成為文學史上的傳奇之後,這多少令她難堪。以她的盛名,「全集」的陰影必然會一直跟隨著,即使是肉身消亡很久以後。

繼續閱讀

聊述

多年後反過來想,呂老師那樣的論文其實也是他個性與人格的直接體現──一種散文式的人格,直白,好惡分明。他的論文論點很清楚,直截了當;沒有絲毫的猶豫曖昧、欲語還休;更別說狡獪的明褒暗貶、棉裡藏針;或指桑罵槐、項莊舞劍。

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