駱肥參上

好像在亮劍五代戰機的 飛行 且戰爭形態,我這陣也遇到一些不同朋友,說起此事(像隱然一"準論戰"要出現了),抬頭張口 “我們都是旁觀者",因為我確實不懂"散文",也不敢亂廢。然我讀錦樹幾篇,覺得不是,在插刀立界 “什麼是散文?" 我自己 二十六歲拿文學獎。那個年代,無須變後來讓每密室評審桌,變CSI推理 抓證跡 “這必是那獎咖 獎金獵人某某寫的",好像拿過一次 兩次文學獎,作為新人度牒與錫杖,送君出京城,此後西天取經十萬里所遇妖魔鬼怪,全是捻輕忍,你自己的造化和修為。我今年四十六歲了,我們這一輩人是否也該反思一下,游泳池裡,你看到天才、美人兒,為何那麼狼狽怨憤虛無,跟整池下水餃渾湯擠在一起?"是我們讓他們在渾湯裡,即使作出世界級標準動作 也覺得,為何啟動夢的狂熱 犧牲平庸人生 結局卻髒髒的 羞辱的" 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