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巴黎・倫敦流浪記》Down and Out and Paris and London, 喬治歐威爾

Faith on the road

我以為海明威在《流動的饗宴A Moveable Feast》中寫他1920年代在巴黎的日子,寫他和Gertrude Stein, 費茲傑羅等人相交種種(伍迪艾倫的電影《午夜巴黎》當中Gertrude Stein講的話、費滋傑羅夫妻軼事就是從本書來的),已經是「窮藝術家」的寫照了,沒想到喬治歐威爾在《巴黎•倫敦流浪記》的經歷更是極端邊界的,那已經不是藝術家的窮困,那是任何人在社會上所以到的最邊界。

View original post 詳見內文:約84字